最读网

荡漾在青春地梦里

荡漾在青春的梦里

云南迪庆州德钦中学 钱永国

生活,总是带些酸酸甜甜的东西。

多少次,自言自语,释怀吧,释怀吧,为何深陷无能为力之中,紧紧捆绑着,捆绑着那颗羸弱的躯体。明知道,一些事情由不得己,发生的总要发生,该去的,无论多么不舍,还是留不住。纵然掏了心,倾了情,耗尽了精血,也无济于事。寻找一千个理由,说服自己淡去,淡去曾经的曾经,来一个全新的开始。可却还是执拗着,执拗那难忘的一颦一笑,就这样被牵引着转转旋旋,晃晃悠悠于回忆的入口,一副画面由远及近,延伸至眼底,夺魂扣目,与你一起,和着尘絮,回到那个泛黄的时窗。

那日,天女散花,穹宇原驰蜡像,天气,这般的寒彻骨冷,这般的潇潇飘零,这般昏天空暗,满目银花簇簇。在苍微处,她,眼含忧虑的,心怀忐忑的,悄然走进了你的眸里,走进了你的世界,走进了你的生命。你,沉于突如其来的幸福中,嘴角边翘着微笑,欲掩却更彰显,因为你可瞒过天,瞒过地,却瞒不过自己。她,从远古的天边而来,不慕瑶池锦绣繁华,袭一身素披,穿过时光隧道,来到烟尘滚滚的凡间,只为一个轮回的约定。烟熏的红梅旁,你,一眼便知等了千年的她,不喜,也不惊,就那么迎向前,钉步,洞穿秋水三千,念像恰似庭院深处秀楼橘灯下埋头诗经的女子,清静素雅,墨香匀了鬓角,慧莹剔透,淡淡忧伤更妩媚了她的美丽,你在那棵菩提树下,邂逅了梦寐的她,此后,再也放不下,依依相惜,濡沫平生。

行走紫陌的路人,在红尘岁月长河中,不断地有人迎面、擦肩和回眸怅望。有些人,仿若长河里的相向小舟,相逢刹那窘然一笑,就被时光载向天各一方。有些人,好像昙花,生命中一个掠影,在心壁上划过浅浅的痕,只是记忆中美好的片段。而有些人,一眸惊鸿便成为灵魂的独一无二。朝朝暮暮,岁岁年年,而一生,则是苦苦执着生命的爱怜。于滚滚红尘之中,湮没了多少的寂寞和忧伤。在命运的流年和时光里,以其聪颖的智慧,点燃生命里蓝色之光。那些音容,那些笑貌早已篆刻成章、铭写在心底的深处,静静地思念、悄悄的企盼,美美的回忆。而这沉寂的情感,则是经得起风雨的浣洗、霜雪的席卷、岁月的漂白,最终穿越过了沧桑,开出最美生命之花。

她,在那年六月雪中迷失。也许,她的世界,你最懂。为了避免窘态,你特地选了一个最佳时机,送去了你的世界开始下雪那首曲。正如你知她一样,你的心思,她也明。你的眼神,她读了千遍万遍。你的话,她都句句会意,铭记于心。你的一腔炙热,暖化了她内心徘徊的忧伤。她是个不善诉说的女子,你娓娓不绝的道着,叙着,论着,她一直沉默,不言,也不语,对你的感受,她始终未能从樱唇滑出,有时在你灼灼眼光下,微微的点头,你的心上随即绽开喜悦的花朵,你笑着,微笑着,因为你知道自己已占据了她整个心,每时,每刻。你看见了眼泪,在她眼眶里滚淌。你听见了,夜深人静时,她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你的名字。你笑了,甜蜜的笑了,把她的照片贴在你的胸腔,伴你仗剑江湖,走南创北,一生时光。

今夕何处?也许在你曾经的家乡,守着,望着。太久,太久了,你一直都无法得到有关她的音息。在浓浓的思念中,你重回西南,去找寻当年的她和你自己。寂静的校园,安静的学习室,每晚你都一声不响的坐在她的身后,透过白白的镜片,凝视着瘦弱清丽的女子。那时,紧张的空气,无法让你幽默你的智慧、灵气,为备战语文统一考试,你安静心魂,一遍又一遍的做着习题,但又不想离开她半步,于是不约而同的在固定的时间,固定的教室,固定的位置,安静的陪着她。也只有在疲倦休息时,才得闲调侃着文学里的风风雨雨。你们一起学习,一起放学,继而相依漫步静谧的校园。那青翠茂密的树林小径,洒下你们的欢声笑语。空旷的操场,在月光下,倒映你们默示相望你的镜头。乳白的路灯下,留下了恋恋不舍的身影。霓虹舞厅,把你们优美的舞姿,深深的写进了经典故事。

美好的时光,总是那么短暂,快乐转瞬即逝,太阳还是转到了她不得不离校的日子。含泪,告别了同学,告别了老师,告别了校园,也告别了最心爱的你。却没想到,这一别竟是红尘天涯。一连串的问号在心里升起,你一直在绞尽脑汁寻找答案,可终究不明白,为了一去千年。你一次又一次的问自己,哪点做的不好?还是不经意着伤着了她?脑子想疼了,还是困在雾里。你怕她误解,怕她找不到回来的路,于是,在她知晓的地方,一遍遍刨白内心对她的爱,对她的情。那感人泪下的心底吱声,汇成涓涓不息的溪流,敲打颤颤的心弦,吟哦成一篇篇华美的诗篇。她,也许离的太远,没有听到你的呼喊,沉寂空气窒息着你的殷殷执着。你唱着,唱着成百上千她喜欢的歌曲。你翻开尘笺,落笔一页页的缠绵。你打开唱机,录下你精心制作的谆谆心声。你采下夜空的星星,镶嵌成风筝,送达她所在的天空。可一切的一切,随风而逝,你的泪碎了,滚落一地的殇。

你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?在长久沉寂之后,你想放手,可魂游离躯体之外,又不得自己。是什么让你处于大地沉睡的距离之间,你还是不明白,你的整个世界一片漆黑。在寒冷的冰雪天,你像过了许久许久,那颗曾经活力四射的心,一夜间老去千年。外面世界什么模样,你似乎不睁眼望窗外,就这样囚禁着自己,把在一起的经过,从头到尾,又从尾到头的翻看。短暂的欢愉,长久的痛苦。忘记了自己是谁,为何来到这个世界,为何上天如此对你?你忘记了该怎么笑,该怎么哭,像木头人一样,机械的走来走去。说着言不由衷的话,明明爱着疼着,却做着相反的事。深陷黑暗的漩涡,不能自拔,你想把自己彻底放逐。放逐到在很远很远的,没有人可以找到的,在渺无可及的地方,让曾经的人不再记起你。

有些人,有些事,不是主观能支配的,欲回避反而越清晰,更何况是走进生命深处之人呢?某种感觉,某种感情,一旦沉淀了心里,就变成肢体有机组成,想剥离,想屏蔽,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,狂奔向前,一直向前。

窗外起风了,雪从天倾泻,飘飘洒洒的,天地之间寂静无声。你恍惚是看到了,那个青衣素颜,打着紫伞,向你走来,依旧那么缅甸,满身的书卷气,淡淡的笑,那个从记忆深处向你走来的她,用她瘦弱的双臂,环抱着你,靠在你的背上,轻语,不再离去。

有时候,我喜欢生活中那不可逃避的酸甜苦辣,它让我生活的剧情显得更加丰满润泽,徜徉在亲情、友情和爱情交汇的海洋中,用自己特有的方式演绎着青春里所有的喜怒哀乐,也许会悲伤的很透明,也许会快乐的很深刻,总之,不管怎么样,我经历着生活让我应该经历的路程。想了许久,却终究不敢去定义自己的生活,有时很凌乱,凌乱到自己都不敢想象;有时也很整齐,整齐到自己都不敢相信;有时会很童话,因为我始终相信有梦的生活,定会开出一朵小花,哪怕花香只能让我一个人沉醉,这个世界也至少就属于我一个人的了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最读网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标签:散文   经典散文   优美散文   散文大全

()
分享到: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