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读网

短篇小说

永全和他的狗

永全从小就喜欢小动物,总是想养个狗啊、鸟啊的。但家里很穷,连人的口粮都紧巴巴的,那还有多余的给动物吃。 后来永全参加了工作,他用头一次的工资买了一只小狗崽。为了这个,那月永全差点断了顿儿。但就是这样永全也没少了小狗的吃喝,他给小沟去名叫小黑。小黑是一种不知名的土狗,通身黑毛又短又不亮,样子长的傻傻的。可永全就喜欢这副憨像。从此小黑成了他的命根子,一会不见都坐立不宁,小黑也似乎通人性,一会见不到永全就急...

/ (0)发布者:优美文章达人

为什么不让我给你签名呢

早晨的天气很好,早晨的人们也很多。一大早就有许多人赶到这里为他们心目中的明星等待,今天明星的心情非常好,他非常愉快的帮人们签名,人越来越多,有人是为了看热闹也有人是抱着一睹偶像风采的原因来的,总之他是这个早上这个地方的主角。 所有的人拿着签名册高声尖叫,所有的人都耐心的等待。等到的人一脸兴奋,没等到的人一脸焦急。人群中有一对母子。孩子靠在母亲的怀里,她们的手里没有签名的册子——是被人流挤过来的。孩子木...

/ (0)发布者:知乎OK啦

歌声倾城

自卑可以谋杀这世间的一切可能。-----题记学校将举行一次卡拉OK大赛。她没有报名。大赛在学校的小食堂举行,7点才正式开始。在这之前,小食堂已经被听众密密麻麻的围了起来。硕大的镁光灯将舞台照得雪白刺眼,她坐在镁光灯投下的阴影里。大赛开始了。主持人公式化的念完开幕词,然后歌手登台。她只是安静的坐在角落,聆听着从远处传来的阵阵歌声,任激动的人群遮住她所有视线。每当有自己熟悉的朋友登台演唱时,就有人拼命的尖...

/ (0)发布者:语文迷

山神

这是一座大山,真正的大山.一层层的大山裹着深不见底,山上茂茂密密的林子深幽得见不到底儿.还有一道清清亮亮的山泉从山顶那个天然水池一直流到山脚。林子家就在这座大山里.他们和那些祖祖辈辈都住在山里的人们住在一起.这座山的确很深幽.深幽得同外界隔绝了似的.这里没有电,没有公路,没有自来水,没有楼房,没有学校,没有饭馆,没有发廊,没有舞厅……好象一切外面的世界有的东西,他们这里都没有……林子不明白,这是为什么...

/ (0)发布者:美篇推荐

生命的支点——一个古老而凄美的故事

  一群被猎人追赶的岩羊在慌不择路的惊恐中跑到了一个绝壁处。后面是嗜血的猎人,子弹嗖嗖地追赶着它们的生命;前方是深不可测的断崖。距离对面的山崖还有一段不近的距离,肯定是跳不过去的。  该怎么办?  头羊站在绝壁边上冷静地目测着距离,自己所在这边的断崖要比对面的山崖高,要是中间能有一个支点,是完全可以跳过去的。  支点?  几十头岩羊的生命都系于一个支点之上。  要在无所攀附的空气中制造一个支点,这谈何...

/ (0)发布者:优美文章达人

欣赏生命

春姑娘迈着脚步,静悄悄地走来了。眼看万物复苏,大地一片春意盎然,又显得生机勃勃。逸坐在窗前,望着窗外,又是一个春天!他那双深邃的眼睛又显得暗淡无光,掩饰不了他的悲伤。对命运的悲伤,怨天意弄人,伤自己快要英年早逝,是的,一个快要去向阎罗王报道的人,只能天天躺在医院里,悄悄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。顿时,他叹了口气,抑住自己所要想的,拼命让自己的思绪回转过来,不再望着窗外,因为,窗外已是另一个世界了—对于他来说...

/ (0)发布者:学习啦

QQ表嫂

暑假在家,上网聊天遇上了她。胡中分。挺别扭的一个名字,可偏偏打着个MM的头像。因为资料上说是本市的,所以我就加了她。这家伙隔三差五的才上来一回,而且都是中午。上来了就赖着不肯下,非得拖着你聊。一个劲地说:别走呀!难得一回呀!你真的要走吗?最后堵气地说,你走吧!觉得这家伙可怜,不忍再伤害她,便总是牺牲午睡时间陪她聊。她确实也是个不错的聊友。站在女人的角度来说我们男人是她的专长。常常聊着聊着就会扯到她男朋...

/ (0)发布者:学习啦

自杀保险

权子每天都爬楼,一步步地上,能算出十八楼的高度来,不过这次他走了平台,没走楼梯。他死了,自个将自个弄死了。自杀,挺别扭的一个词,活着的人看了不舒服。干嘛要将自个弄死呀,值吗?不值。是呀,不值,跑到马路上让车给扎了,其码也给他老爷子弄个养老费呀。老爷子还是那么絮絮叼叼地念着只有他自已才懂的那几句咒语,这会儿他只看着地,看着老高老高的天。他将他儿子给咒死了,巷口的老居委这么说。老居委说,人家权子不容易呀,...

/ (0)发布者:学习啦

断尾狗

傍晚的时候,一只老鼠鬼太鬼脑地出现在墙角边。刚出现,那还处在幼年的狗“忽”地就扑了过去。那老鼠就想逃走,可速度却比那狗慢得多了,被逮了个正着。那幼狗用爪子狠狠地按了那鼠,继而用了牙齿去撕咬。它咬那老鼠,就好比是鸡吃虫一般,那鼠立刻死去了。可它并不把那鼠吃掉的,只是把它弄死后,就乐呵呵地跑了。“啊呀!”那女的刚揭开了缸盖,就发出了一声惊叫。因为她发现了在缸中有好几只胡蹦乱窜的老鼠。猛然见之,她被这毛毛的...

/ (0)发布者:豆丁文库尔

落日下的乞者

三个月之前,我还在朝山街的一个广告公司工作,在我工作的附近,有一位年过古希的老人,看她的样子最少也得在八十往上。每天下班或外出,都能看到她跪坐在朝山街路口行丐,她穿着当时在夏天算是很厚的对襟马褂,黑白不分的头发蓬乱的绾在脑后,黑瘦的脸上挂着厚厚的污垢。身旁总有一个泥龙袋,袋里不知装了什么,鼓鼓的一袋靠在她身边。面前放着一个掉了瓷的饭合,里面有一至三、四元的零钱,也许是过路人看着她可怜给的,也许是她自己...

/ (0)发布者:知乎OK啦

狗赶集

《三国演义》里说,天下事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。我不知道这话的对错。但我知道我和我爸我妈被我奶从那三间茅草房中撵了出来。一家分作了两家,也算是一种分吧?那只黑狗就随我们三人来到村西头二姑家的空房中住下了。儿不 嫌母丑,狗不嫌家贫。人们都这样说。其实六亲不认的人大有人在,仗势行凶的狗也满街走。可那黑狗确实是不嫌弃我们一无所有的。我们住的那空房也是三间茅草房,其中有两间漏雨如注,只有一间勉强住得。我们三口吞着...

/ (0)发布者:语文迷

替换

替换  车站的钟稳稳地敲到了第八下,停了。我一骨碌爬起来,扯过衣服往身上套。其实早就醒了,却倦在暖暖的被窝不想动弹。我背起包从旅馆里出来。外面依旧下着雪,比昨日小了许多,只是零星的雪花,刀子风裹着雪片直信脖子里钻。夜幕还没有完全褪尽最后一层面纱,铅云也压得很低。路灯还亮着,耀出一小团微弱的黄光,并不见得刺眼。街面上的行人不多,往来的只有几个,一律是缩着脖子,袖着手,匆匆地走着,哈出团团白气,大抵是赶着...

/ (0)发布者:豆丁文库尔

爷爷的戎马生涯

开端                     关于爷爷戎马生涯中的一些真情实况究竟如何的问题,一直是我们家的一个未解之迷。(事实上,我们家对这一问题感兴趣的,也只有小宇和我两个人而已。)二十年来,我们在这一问题上一直争论不休,可惜始终无法得到水落石出的结果。起初看来如此简单分明的问题,却变得越来越复杂起来,到最后,我们连爷爷戎马生涯起止的确切年份也无法确定了。爷爷健在时,虽对这一问题始终作着明确一贯的...

/ (0)发布者:语文迷

鸭子闹会

讨论会开到半中腰,鸭子大摇大摆地闯进来,小罗问它找谁,它不理不答,直往里走,看到周主席旁边的空位,拍翅膀跳上去,安安稳稳地一蹲,接着又站起来,把颈脖伸得老长,桌面上有一块牌,上写“严副主席”,(严副主席第一天来点个卯,再一直没见过面),鸭子拿硬嘴一哆,小牌啪哒翻倒了,小王还在埋着头念稿,鸭子开口说话打断了他,一说就没完。 鸭子一个劲谈的是下雨天鸭毛的光泽,我们的讨论象是被鸭毛打乱,仿佛整个屋里鸭毛飞舞...

/ (0)发布者:美篇推荐

狼爱

他们在风雪中慢慢的走着,他和她是两只狼。他的个子很小,但,很结实,目光里有着很精明的世故,牙爪很锋利。她则是完全不同的类型,满身长长的毛,就像女人黑色的长发,眼睛始终潮湿着,有一种朦胧而飘逸的雾气,他要是山,那她一定是水!北方的山,北方的水……刚刚因为她的故意捣乱,有一只在他的眼前眼睁睁的跑掉了。她是她还在年轻的用狼的独有的气质征服了她。然后,他们一起生活了整整好几个年头,在这个期间,她一次次的把他从...

/ (0)发布者:语文迷

清明,冷月,刀

清明,还是绵绵的细雨,通往终南山的那条山径已消逝在雨幕中了山脚的一处凉亭里,一位中年文士在自斟自饮,他的头发在风中凝成了一道剪影,如果不是饮酒的手在动,谁都会认为他只是一座石雕。忽然,远方传来一阵尖利的笑声,声音迅速接近凉亭,中年文士丝毫没有动过,但他的双牟里似乎多了一些冷酷,多了一点杀人前的快意。“冷月,你的刀呢?我们宇外三雄劲替拿想你讨回十年前的断剑之辱!”中年文士还是没有动,但声音仿佛从地狱传来...

/ (0)发布者:学习啦

乞丐,疯子,情人

有人说,没有经历过爱情的人生,不是完美的人生。 因此,在大学校园里,树阴下的草地上或最常见的饭堂里,一对对小情侣卿卿我我,无忧无虑,山盟海誓,天长地久……但是,话说回来,你见过乞丐和疯子以及他们的情人吗? 我家所在的地方--东南码头,是一个比普通农村发达的地方,生活也就好过一点,所以外来人口也会多些,乞丐和疯子当然是其中一部分。不知道什么时候(没有人记得清楚啦,反正我出生前他们就已经在东南码头了),从...

/ (0)发布者:美篇推荐

陈名传奇

陈名总怪自己的父母干嘛非给自己取一个这样的名字,他也为自己害臊,都快四十的人了一点儿名气都没有。尽管他想为父母争口气,也为自己的名字争口气,早一天成名成家。大学他学的是文学,之所以选择这个专业,在他看来80年代最容易出名的就是作家。从那天起他就开始向这个方向努力,写过的稿子可以用车载斗量。如果都发表的话,那要比巴尔扎克的“人间戏剧”还多。但是如今马上就要跨世纪了,他连一个铅字的文字都没发过,一文钱的稿...

/ (0)发布者:豆丁文库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