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别咫尺,暖系天涯

首页 > 文学 > 散文 >

离别咫尺,暖系天涯

| 小编:趣历史

今夜,碎雨飘零,玻璃窗上蜿蜒的痕迹,簌簌划过有些冷落的心。凭窗默然凝视,路灯闪映下的星星点点,溅进心底,洇染开来,一些感慨和伤凉从最深的潜伏处浮出,再袅袅升腾,终于阴云密布。

灯红酒绿的宴席原本属于欢声笑语,觥筹交错中,你意外流泪的样子令人动容。摇荡的半杯干红兀自立在桌角,放纵地散发着酸涩的味道。你内心分外感激,是她的麻醉,使你有勇气暂时卸去坚挺,给自己理由和机会还原纯粹根本。外示令人怜惜的一面,虽然柔情软弱,但真实朴素的轻轻一弹,每个人的心中都不由震颤。

这些年,相继无言离去的故人给了你太多的自责和纠缠。

那个毫无准备的冬夜,你青春蓬勃的弟弟,因汽车尾气中毒,永远地合上了眼。当天早上,你刚刚因为他偷拿了你的画,想冒充自己的作品去展览而大发雷霆,甚至因为他的执意不认错打了他一巴掌。令人痛心的是,还未来得及和解,这竟成了你和他永别的方式。弟弟怨气交加的小脸儿化作冰冷的刀,时时割着你的心。悔痛叠加,你的手再操画笔时总是不由自主地颤抖,竟至再也不能画了。这成了你人生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!

那个猝不及防的秋天,你相伴如父亲一样的老人,选择了从楼上一跃而下,为生命画上了血腥的句号。你对他患有抑郁症从未觉察,工作忙、应酬多,无数个苍白的借口轮番劝慰,终是自欺欺人,无法使你心安,你永远为自己的粗心疏忽捶胸自责。纵使他是病人,也许并不能因为你的劝解痊愈,但若是你的亲情温言能拦挡,哪怕是阻慢他迈向窗口的脚步,你的内心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如磐石重压。在与老人告别时,你双膝跪地,痛哭的像个孩子,可惜,这一世老人却再也不能用温暖的手来抚慰你凄惶无助的心了。

这个暖阳迟来的春天,你的母亲,那个操劳了一辈子,独自含辛茹苦养大你们兄弟四个,最慈祥善良的妈妈,又被查出患了乳腺癌。无月寡星的夜晚,你躲在黑暗中嚎啕痛哭,伏地恳求上苍开恩,宁愿用自己减寿来延长母亲在世间的时日。可惜,天不容情,母亲日益憔悴,你必须强言欢笑,调皮自然地拂掉母亲充满疑虑、惊惶如孩子一样的目光。在她熟睡时,你泪光晶莹,怜惜地梳理着她因化疗已经稀疏得不成样子的白发,贪婪地凝视着她如菊一样的皱纹,你听到了自己的心正在一片片破碎的声音。

唉,命运就是对你这样冷酷,你恨,你怨,哭干了眼泪又能怎样?离合咫尺之间,悲欢总要上演。纵使经书日月、裂断俗网,纵使涸水烂石、苍白春秋,你也是拉不住时间猝止、生命崩断的手。你唯一的收获是,久历如此极致的折磨,终于明白,红尘一世,很多东西可以重来,但碎去的情感却永远不能复原!

过去一个个离去的影子纷纷相约再来扰梦,似是都有了不舍或是未了的遗憾让你重温。心情起落,轻的也许化作幽幽的叹息随风飘散,重的却接连辗转为噩梦夜夜上演。活着,如此心生不宁,如此沉重不堪,鲜艳等同苍白,碧绿的春天也若风雪茫茫,孤寂无边。可这又能怎样?你仍旧健康地活着,血管中流淌着与弟弟相同的血液,习惯性用老人教育你的方法思考问题,耳边还可以听得到母亲叫你乳名的声音。你仍旧平等地活着,每天和所有人一样,共看晨曦微明,同赏落日余晖。你仍旧心怀希望地活着,靠自己一分努力赚取一分幸福。如此,不是应该很知足!

目光流转,雨已经淅沥成丝,刷刷谢落的声音在暗夜里听起来如此轻快宁静。看着玻璃窗上映照出蹙眉的影子,你不由淡笑着伸出手来轻抚。这就是生活啊,从不圆满,也从不会让人绝望。坎坷经历催快了年轮的转速,心已经走在了年龄的前面。你较同龄的人成长、成熟,更加体味清楚,红尘无绪,又岂是只有亲人的离别之痛?

“不得哭,潜别离。不得语,暗相思。两心之外无人知。”白居易与初恋情人浓情终是抵不过世俗,选择了“惟有潜离与暗别,彼此甘心无后期”。这样的一转身便是天隔一方,纵使各活各命,却终就成了永不再见。痛,始终徘徊延续在两人的一生。

“城南小陌又逢春,只见梅花不见人;玉骨久沉泉下土,墨痕犹锁壁间尘。”陆游唐婉被迫各散他家,曾经有缘沈园再见,除了留下粉墙上淋漓的墨迹,却只能是泪眼婆娑,不能执手互予温暖。最终唏嘘凝结于心,唐婉“美人终作土”,陆游存活,却恨“幽梦太匆匆”!

亲情、友情、爱情,只要活着,关于感情各种意义的离别之痛,便会以不同的形式在所有人的内心世界循环上演,谁也躲避不了,定要残酷面对。但不同的对待方式,却能决定你的这一幕是悲剧还是喜剧;不同的接受态度,可以决定这一分悲痛的轻重和长短。

岁月流逝的方向无人能改,过去的时光不能重来,那我们就真实地活在现在,努力赚取在现在,充分享受在现在。已逝的感情仍然在怀,那我们就坚挺脊梁,放飞希望,将曾经的爱融入血液,用自己的幸福延续所有不舍的梦想!

就像你现在,纵使旧事纷扰,却仍能拢紧手臂,温暖自己,更怀着一颗希望的心,远眺灰墨的夜色,坚信,雨过天晴,明媚的阳光便会来临!